教育是全球和平与发展的基础,20世纪80年代以来,越来越多的国际组织,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银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欧盟、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等纷纷开始关注教育问题。进入21世纪后,国际组织每年都会基于调查研究,发布重要的教育报告,诊断国际教育发展问题,引领国际教育的发展趋势。本研究系统分析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银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欧盟、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这五个国际组织近年来发表的41份研究报告,发现国际教育发展呈现如下五大趋势。

加大教育投入 倡导多元融资合理分配

  教育投入是世界各国教育发展的前提保障。2014年5月,为明确2015后国际教育发展的方向,实现“全民教育”的国际承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阿曼首都马斯喀特召开了“全民教育全球会议”。包括中国在内的250名参会代表通过的《马斯喀特共识》明确提出,到2030年所有国家都必须确保教育经费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4%至6%,或至少占公共经费的15%至20%。同时,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成员国教育投入与国内生产总值的平均比例也已从2000年的5.37%增长至2011年的6.07%。

  国际社会不仅呼吁各国政府加大教育投入,同时也倡导多元化的融资途径。如世界银行下设的“全球教育伙伴”就是一个致力于通过调度国际社会的各方资源,让全球儿童接受优质教育的国际平台,该机构不仅与各国政府合作,而且帮助发展中国家加强与援助国、社会机构和私人机构之间的合作,筹集资金以实现本国的教育计划和战略。此外,国际社会还特别强调教育资金分配的合理化,如要重点加大对发展中国家基础教育和师资建设的投入,通过与多部门的合作,合理分配和使用资金。

重视教育质量 提倡21世纪核心技能

  国际社会在努力保证学生享有平等的受教育机会的同时,也特别强调教育质量的重要性。近年来,国际组织开始深入挖掘教育质量的内涵和指标。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2012全民教育全球监测报告》中提出所有年轻人都需要具备三类主要技能:基本技能、可转移技能、技术与职业能力。教育可以从这三方面入手,培养和提高青年的各项技能,从而拉近教育和工作的距离。

  2013年2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布鲁金斯学会又联合发布了一份题为《向普及学习迈进——每个孩子应该学什么》的研究报告,该报告提出,每个学生应该在身体健康、社会情绪、文化艺术、文字沟通、学习方法与认知、数字与数学、科学与技术这七个方面都有所发展,并基于这一理论模型建构了不同学段的具体学习指标体系。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日前发布的《为21世纪培育教师提高学校领导力:来自世界的经验》研究报告指出,21世纪学生必须掌握以下四方面的十大核心技能:思维方式,即创造性、批判性思维、问题解决、决策和学习的能力;工作方式,即沟通和合作的能力;工作工具,即信息技术和信息处理能力;生活技能,即公民、变化的生活和职业,以及个人和社会责任等。其中,掌握无定式的复杂思维方式和工作方式最为重要,这些能力都是计算机无法轻易替代的。

  此后不久,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又发布了《更好的技能、更好的工作、更好的生活》,明确提出,“技能已成为21世纪经济的全球货币”,人们可以使用他们的资格和能力作为“通用货币”,在不同的国家和工作之间自由流动。由此可见,由非认知与认知两部分构成的21世纪技能在未来社会中将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而教育也将从传统碎片化的知识传播转向更为深层、复杂的21世纪核心技能培养,这将是未来国际教育改革的一大趋势。

强化科学监测 鼓励全方位系统评估

  没有评价就没有改革,教育评价对世界各国的教育改革都至关重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自2000年提出《达喀尔行动纲领》以来,几乎每年都出版一本《全民教育全球监测报告》,按《达喀尔行动纲领》的既定目标,每年一个主题,监测全民教育在全球的进展情况。2012年,世界银行推出自己的教育战略《2020年教育战略:全民学习》后,随即又开发了“导向更好教育结果的系统办法”工具包,专注于收集有关政策以及政策实施机构的相关数据,从政策层面对一国的教育系统能力进行评估,实现“全民教育”向“全民学习”的转变。

 

但教育改革是个复杂的社会系统工程,因此,世界银行的“导向更好教育结果的系统办法”项目先后开发了教师政策、学生评估、儿童早期教育和劳动力发展等四个方面的工具。内容涉及教育管理信息系统、公平性和包容性、信息与交流技术、学校自治与问责、学校财政、学校卫生与营养、学生评价、教师评价等多个方面。该项目以问卷的方式收集与分析各个国家的相应数据材料,在全球范围内获得影响全民学习的相应教育政策与机构的各项信息,从而监测全民学习目标的实现。同样,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也开展了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和教师教学国际调查项目(TALIS),为世界各国的决策者、学校领导以及教师提供有关教师教学的跨国比较和深入分析。

关注师资短缺 建立未来教师专业标准

  欧盟对师资问题高度关注,《2012年欧洲教育的关键数据》报告显示,在许多欧洲国家,在聘教师的年龄大部分集中在高龄组(40岁以上)。另外,在一些国家,教育与培训领域的毕业生比例显著下降。在职教师老龄化,又没有足够的新教师上岗,这就会导致未来越来越多的国家面临师资短缺问题。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在2012年发布的《为21世纪培育教师及学校领导:来自世界的经验》中,针对师资数量短缺问题提出了以下建议:通过提高教师社会地位和专业自主性吸引和培养最优秀的教师;通过各项优惠政策招收最优秀的学生接受教师教育;为偏远、落后地区的教师额外提供丰厚补贴、良好的工作环境和多元化的发展机会。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重视未来教师的专业标准,2012年发布的《为21世纪培育教师及学校领导:来自世界的经验》指出,21世纪的教师应满足以下要求:必须精通自己所教的科目,善于采用不同的方法使学生获得最好的学习成果;需要深入了解学习的发生机制;需要高度协作的工作方式,形成专业团体和网络来进行合作;需要获得强大的技术技能,优化数字资源在教学中的利用,并使用信息管理系统来跟踪学生的学习等。

直面教育公平 倡导包容性教育

  包容性教育,又称为“全纳教育”,源于受教育是基本人权这一重要思想。20世纪70年代,特殊教育领域开始提倡“全纳教育”的概念,旨在确保有特殊需求的儿童能融入其他儿童群体,享受同等的教育机会。近年来,“全纳教育”的思想内涵又有所丰富,外延也不断拓展,“全纳教育”从特殊教育领域延伸至来自不同社会、不同家庭、不同文化、不同需求的儿童如何在一个具有强大“包容性”的教育体系中成长。因此,包容性教育既是教育公平问题,也是教育质量问题。

  如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2014-2017战略规划:保障每个儿童的权利,尤其是弱势儿童》提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将一如既往地着眼于初等教育的入学机会和学习,为弱势和被排除在外的儿童,包括残疾儿童和女童,提供多样化、可选择的学习成果评价系统。同样,在这个经济全球化的时代,为所有人提供优质公平的教育就意味着要将多种文化、语言等背景考虑在内。因此,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鼓励各国在教育中使用以母语为基础的双语或多语教学方法。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倡导语言和文化的多样性与平等性,并认为多语教育是实现包容性教育及优质教育的重要因素。